群团之窗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群团之窗 > 员工风采
“钢铁勇士”班是怎样炼成的
发布时间:2017-09-01     作者:   分享到:

钢铁勇士班是怎样炼成的

 

作者:磷酸分厂 雷萍

 

磷酸分厂的机运班,是一个全部由男子汉司机组成的运输班。他们担负着分厂磷矿原料及附属物料的倒运工作。他们是活跃在分厂的一支“突击队”,在冰与火的矿场,在刺鼻异味的清理现场,他们演绎着钢铁是怎样炼成的,人们亲切地称为“钢铁勇士班”。

 

 

每年122月底,天寒地冻,磷矿原料大量集中到达。2017年也毫不例外,从1222曰开始,磷矿就蜂拥而来。勇士班的同志们在磷酸分厂领导的带领下,采取“不等,不靠,不拖延”的原则,实行24小时随叫随到,快速倒运。寒冷腊月的矿场,寒风肆虐,矿尘飞扬,装载机、挖掘机、汽车、行车轰隆隆声和在一起响彻矿场。机运班的勇士们在冰天雪地里打硬仗。一场大雪让气温骤降,矿场零下十二、三度,矿石结冻严重。负责挖机卸矿,腾倒货位的机运班同志们,冒着严寒,昼夜加班,不分时间,随叫随到。用机运班同志的话说:冰天雪地战矿石,数九寒天练意志。大年初三大雪纷飞,气温下降,晚间矿石结冻严重。不善言谈的挖机司机小任,昼夜加班加点卸矿忙。凌晨时分,气温骤降,全身冻得打哆嗦,可他坚守在卸车现场,两天两夜,毫不怨言。汽车司机李宁,双手冻得发麻,只能用嘴捂着双手吹吹热气;小伙子孙轲,驾驶着装载机,冻得鼻子通红,嘴里直喊着,冻死了!老司机姬智,年近退休,刚从矿场回家吃饭,一个电话,车皮排走急需腾货位。端起饭碗囫囵吞枣吃俩下,放下筷子,又急匆匆到矿场。从西安回家过年的儿子,看见父亲疲惫的样子,心疼地对母亲说:这样我爸的身体可吃不消。母亲无奈地对儿子说:没办法,好几年春节都是这么过的,习惯了。机运班里还有许多这样的同志。集中卸车800多节,磷酸生产依然保持着高负荷稳定生产,日消耗磷矿1200吨。在这些日子里,库房倒矿工作集中安排,日倒矿近3000吨。没有太多豪言壮语的勇士们,在春节这个家人团聚的日子里,在亲朋好友沉浸于欢乐的节日里,没有怨言,没有团聚;只有驰骋矿场,东西奔跑倒矿忙。

 

 

今年的夏季,“天上像下火,老天爷像发高烧,热到家了!”“像烤肉架上的烤肉,滋滋地冒着热油,能热死人”。从七月中旬至八月中旬,华州区高温预警接连不断,呆在空调房不敢出门,户外作业让人汗颜。可天公偏偏考验磷酸分厂员工的意志。724——812日磷矿蜂拥而来,一列列车皮等待卸车。磷酸分厂领导高度重视,快速组织卸车。骄阳炙“烤”着大地,露天矿场似个大蒸笼。机运班的勇土们,在班长李宁的帶领下,展开一场与天公斗高温战酷暑的倒矿大战。在“卸车货位已满,急需倒矿腾货位”的一声声军令下,他们开启高温模式下的“白加黑、五加二”的工作模式。无论是烈日下的午后,还是闷热难耐的子夜;无论是周末休息的时候,他们都奋战在磷矿场愚公移山般转运磷矿。火毒的太阳照在身上像火烤一样,烤的皮肤针扎般灼疼,430节车皮,两万六千吨磷矿,连续十多天他们就这样在高温下坚守着倒矿。这是需要多强的忍劲才能做到这样?这是需要多大的意志才能炼成?

走进炙烤的矿场,装载机,汽车轰隆隆穿梭前行,从旁边走过一股热气瞬间扑面而来。车辆驾驶室的温度在45度以上,火毒的太阳照在身上像火烤一样,烤的皮肤针扎般灼疼,汗水像断了线的珍珠往下掉,裤子湿得一拧一汪水,如果磷矿会说话,他定不忍心这么折腾着主人。的确,领导和员工看着这一切,心里还真疼惜他们。领导们送来西瓜,矿泉水,茶叶为他们带来清凉。

钢铁般的战士,不光战斗在磷矿场,在磷酸生产线的清理中,也发挥着突击队的作用,显示着钢铁般的意志。728曰早8点,已经连续战四五天的他们,接到清理过滤器任务。吃苦能干的他们没有退缩,立即投入清理工作。尽管他们已经几多劳累,几份疲惫!然而,善于吃苦,乐于奉献的他们,丝毫没有影响工作热情。“哪里有急活,哪里有重活,那里就是我们的战场”。这是他们班的流行语。突击队长樊军,张建忠带领大家一起战斗。班长李宁带头轮起铁锨,挥舞不断;副班长汪育龙,老当益壮,毫不示弱。其他的同志们个个如勇士般奋战。

 85曰,周六,高温依旧,大清早六点,太阳都发威风般热起来。一、二、三、四火车道还有70节磷矿待卸。连续作战十多天的机运班,一大早就在矿场忙碌倒矿。大清早气温仍然俱高不下,加上发动机不断散热,整个驾驶室异常闷热。班长李宁,人实在,心眼实,干活更实在!在这样的环境下,他每天驾驶汽车奔跑在矿场五六个小时,五六个小时端坐着保持操作姿势,全神贯注投入工作,练就一身“坐功”。常常几个小时不喝水,热的衣服能拧出水。话语不多的他担任班长以来,没有豪言壮语,只有带领同志们实实在在干活。

 

 

88日,秋老虎依然威风不减。机运班勇士们严阵以待,清运沉降槽酸泥。尽管他们在5日、6日周末的连续加班倒运矿,但是党员突击队的风采依旧。原运片区负责人,樊军,张建忠,以身作则,身先士卒,奋战在先。王明,一个老党员,拿起铁锨铲着稠如沼泽的酸泥,双手抱起坚如磐石的石膏,冲锋在前。旁边的同事劝他体息一下,一句“我是共产党”,让在场的人折腰信服!任鹏飞,机运班年轻的共产党员,多次被评为分厂的“党员岗位之星”。明星小伙子,干活手脚麻利,生龙活虎,干起活来有“明星范”:舍得出力,眼里有活,手里出活!用师傅们的话说:这小伙子真行!

829日,雨依然下个不停。他们刚从矿场倒矿回来,班长李宁又接到去供应科给氟钠搬盐的任务。班长的一声号召,这支突击队冒雨出发了。他们团结协作,苦干加巧干,卯足劲头,出大力,流大汗。看似简单的搬运工作,干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。面对托盘损坏,无法正常托运的情况下,试想,他们怎样想办法,需多大的力,多少劲才能搬动?班长李宁,在班上手劲最大,练就“手上神功”。他,黝黑的皮肤,结实的身材,显示出铮铮铁骨。他弯着腰,斜蹲着,两只手像“老虎钳子”一样,一袋盐蹭蹭地放到新托盘上,此时,满睑通红,手上青筋爆满,豆大的汗珠子滚下来。这时,汪育龙,李晓龙也在费劲地一袋袋搬着,顾不上擦去脸上汗水的任涤实,刘勋赶紧上前死死托住托盘底部,向前慢慢移动。他们几个人想办法,用一根撬棍作为支撑点,慢慢地,一点点向前挪动,在“一、二、一、二”的号子声中费劲地抬起抬下……他们像一支“飞毛腿”导弹部队来来回回穿梭在供应库房内外。一袋袋盐,一车车盐,冒雨快速运到氟钠库房,保证氟钠正常生产。像这样,冒着雨雪,顶着酷暑,哪怕瑟瑟发抖,哪怕挥汗如雨,也要坚守矿场毫不退缩。

深夜之中,哪怕饥饿疲惫,也在坚持工作不松懈。他们用“最美”的姿势,用“最铁”的毅志,用“最靓”的身躯练就了钢铁勇士的称号。

他们就是李宁,汪育龙,姬智,任鹏飞,任涤实,任鹏飞,刘勋,孙轲,李晓龙,雍军,候胜利,史辉,王科。